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

史砚芬、夏明翰、江竹筠……那些年轻革命者写下的信

史砚芬,25岁;夏明翰,28岁;江竹筠,29岁;赵一曼,31岁……在挥笔写下一封封寄托铁血壮志、饱含家国情怀的家书后,他们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最美好的青春年华。

时光流转,岁月更迭,烈士们用生命写就的家书不曾褪色,始终闪耀着共产党人的光辉。书信中,他们流露出对亲人的思念和不舍,也传递着坚贞不渝的理想信念。读之,天地为之动容,山川为之流泪。

一代又一代后来人,初心从未改变;以青春献身革命事业的先烈们,也从未离开。在五四青年节到来之际,让我们打开这些感人至深的书信,一同感受信仰的力量,以青春之我,担时代之责。

史砚芬:我们的革命事业必底于成

1928年9月27日,一位年轻人在南京雨花台高唱雄浑悲壮的《国际歌》,眼神坚定有力。一声无情的枪响,他倒在血泊中,从容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程。他就是雨花英烈史砚芬。

史砚芬,1903年3月出生于江苏宜兴。中学期间他就投身到五四爱国运动的洪流中。1927年春,史砚芬开始接触马列主义思想,逐步树立起共产主义信念。不久,他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参与组织农民协会,与土豪劣绅进行斗争。1928年5月5日,史砚芬在南京参加会议时,因叛徒出卖不幸被捕。在狱中,他受尽了敌人的严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牺牲时年仅25岁。

在狱中,史砚芬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弟弟妹妹。他写下一封诀别信,信中字里行间流露着一个革命者的志向和对亲人的殷切期望:“亲爱的弟弟妹妹:我今与你们永诀了!我的死,是为着社会、国家和人类,是光荣的,是必要的。我死后,有我千万同志,他们能踏着我的血迹奋斗前进,我们的革命事业必底于成,故我虽死犹存。”

史砚芬倒下了,将一腔青春热血洒在了雨花台,浇灌着这片土地的苍松翠柏和无名野花。从此,这里的松柏常青,这里的鲜花更艳丽。

【1】【2】【3】【4】

(责编:孙红丽、章斐然)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点开图片听歌曲、人生无常,有得意,有失意,没路了,不妨回头,路在脚下,哪个方向都可以走。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