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半年报业绩增长强劲 城商行转型发展有喜有忧

原标题:城商行转型发展有喜有忧

  近日,在A股上市的16家城市商业银行2021年半年报披露完毕。在银行业改革发展大背景下,16家城商行稳步推进包括跨区域发展、完善科技金融支持、多元化经营等举措,资产质量迅速提升。同时,一些城商行在净利润和吸收储蓄等方面分化明显,化解不良资产风险和转型发展任务艰巨,这是城商行面临的最大挑战。

  利润全部实现增长

  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等16家在A股上市的城商行分布于10余个省份。半年报显示,这些城商行净利润和资产规模同比全部实现正增长,但不同区域的银行之间业绩分化明显。

  从净利润的角度来看,城商行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虽然都有增长,但是分化明显。净利润排名靠前且达百亿元以上的是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分别达125.83亿元、122.78亿元、101.99亿元,同比增长分别是9.28%、10.3%、25.2%。净利润排名靠后的城商行是齐鲁银行、西安银行、厦门银行,分别为14.9亿元、14.18亿元、10.71亿元,同比增长分别是12.29%、5.21%、12.61%。

  从资产规模上看,北京银行资产规模总量在16家城商行中是最高的,达3.06万亿元;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杭州银行资产规模分别位列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分别是2.62万亿元、2.55万亿元、1.83万亿元、1.66万亿元、1.28万亿元。而齐鲁银行、西安银行、厦门银行的资产规模相对偏小,分别为4029.54亿元、3213.13亿元、3074.19亿元。

  从吸收储蓄规模上比较,16家城商行在吸储规模上同比都出现增长,有6家银行增幅超过二位数,10家为个位数增长。其中,最高的成都银行增幅为18.4%,最低的贵阳银行增幅为0.52%。值得注意的是,个体银行吸储额差别较大。比如,以万亿元作为一个区分度,第一梯队城商行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吸收存款额分别是17131.59亿元、14196.09亿元、14735亿元、10437.95亿元、10478.79亿元。除杭州银行存款总额达7441.95亿元之外,剩下的城商行吸储额处于2000亿元至5000亿元之间,在这个区间内的成都银行存款总额最高达5268.63亿元,但是仅为第一梯队城商行吸储额的一半。

  对于城商行个体业绩分化的现象,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金融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环境下,银行业出现分化是一个行业的主题,城商行除了面对整个行业的竞争压力、行业息差收窄的挑战之外,还要面对能不能跟上数字化建设步伐等方面的挑战。此外,城商行大多是区域性银行,有的业绩做得比较好的城商行,网点已在省内和省外布局,有的则还局限在本地区经营,区域经济发展的差异也是造成城商行业绩分化的因素之一。例如,上海银行在北京等大城市都有分行,经营地域更广,业务发展优势更明显。此外,城商行内部管理、客户结构、信贷结构、外部环境等因素的差异也会造成分化。

  风控能力待提升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1)》,从4400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类型看,大型银行评级结果较好,部分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存在一定风险。中小银行中,外资银行和民营银行的评级结果较好;城市商业银行的评级结果次之,有10%的机构为高风险机构;农合机构和村镇银行风险最高。

  相比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大行,城商行起步较晚、实力较弱。在城商行竞争白热化的当下,合理控制流动性风险尤为重要。上海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余额为47.2亿元,较去年末增长25.9%;房地产业的不良贷款率则由去年末的2.39%提升至今年6月末的2.73%。而这相较2019年末的0.1%,增长了26.3倍。宁波银行的情况类似,截至6月末,房地产业不良贷款金额为5.37亿元,较去年末增长近7%。

  同时,有的甚至在涉房贷款方面逼近监管红线。成都银行半年报显示个人购房贷款为762.71亿元,占贷款总额达22.2%。长沙银行住房按揭贷款从去年末的517.58亿元增长至576.23亿元,增速高达11.33%,占贷款总额达16.62%。根据央行、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城商行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上限为17.5%,问题应引起一些城商行的高度重视。

  此外,在个人贷款方面,截至6月末,宁波银行个人贷款不良金额为32.78亿元,较去年增长41.53%。在个人消费贷款方面,上海银行个人消费贷款不良余额和不良率有所上升,上海银行作出解释,这主要因该行零售资产投放结构调整,消费贷整体规模较上年末压降,推升不良贷款率上升。

  曾刚表示,城商行应对不良贷款风险,从存量角度上,应加快存量风险处置核销力度,及时有效地降低存量风险影响,否则会影响城商行长期资源配置效率;从增量角度上,整个银行业都应该把握国家层面的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布局,准确评估贷款投向可能产生的潜在风险。

  在金融产品不断创新和金融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城商行若想稳健经营、长远发展,就必须优化信贷布局、提升风控能力,进而推动业务转型升级。

  加快转型成关键

  近年来,城商行在我国金融结构调整和金融市场改革发展过程中,不断寻求新的机会推动综合化转型,且已成为破局关键。

  “但是并不是所有城商行都能做到顺利转型,这个可能需要头部银行做出更多探索。因为不依靠传统业务后银行息差收窄,那么就需要去拓展非利息收入来源。这些非利息收入都不是表内业务,属于轻资本业务范围,其优势就是对于资本消耗比较小,在资本回报率方面对城商行更有吸引力。目前来看,头部城商行大多设立理财子公司,包括宁波银行很早就有永赢基金、宁银理财,可以拓展非利息收入,使得盈利来源更加多元。”曾刚表示,下一步,对于体量小一些的城商行,就需要细分专业转型,根据银行的特点和客户需求,提升经营管理效率和能力,构筑好自身的护城河。

  值得注意的是,16家城商行半年报显示,绿色金融、数字化等成为转型的重要发力点。

  今年以来,城商行围绕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借助信贷政策优先支持节能环保、清洁能源、绿色交通等行业。南京银行推出“鑫制造”“鑫减碳”贷款,引导企业减少碳排放,可以享受更低的贷款利率;上海银行积极布局绿色信贷领域,加大与新能源造车厂商金融合作。从城商行半年报可以看出,这些发力点已经成为其营收和利润的重要增长方向。

  此外,与“转型”最为密切的关键词是数字化,数字化转型贯穿银行产品和业务始终。头部城商行数字化建设有资金和人才保障,发展较快。但是对于中小城商行,数字化自建成本过高,投入产出的价值相对较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表示,中小城商行可以通过外包方式,尝试各类数字化技术新应用。金融科技的第三方支持比自建成本更低,且通过接口链接的应用功能会更加丰富,可以助力中小城商行通过差异化服务增强竞争力。

  从总体上看,城商行未来的转型,就是推动公司业务朝着综合化、高质量的目标前进,从根本上还是要围绕着国家的发展战略和政策导向展开。曾刚表示,一些国家重点发展的领域和战略,比如绿色发展、乡村振兴等领域,城商行要及时顺应发展大势,根据这些领域可能出现的机遇和需求,及时布局,找准转型升级的方向和抓手。

(责编:赵超、陈键)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点开图片听歌曲、人生无常,有得意,有失意,没路了,不妨回头,路在脚下,哪个方向都可以走。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