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法制头条

步长制药再陷“带金销售”风波,赵步长、赵涛父子均曾涉行贿案

创新药时代来临,医疗改革、监管趋严趋势下,“带金销售”的老路子会越来越难走通。
创新药时代来临,步长制药利润首降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河南省周口市商水县人民医院主治医师王某某在任期间,利用开处方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销售业务员苏某的药品回扣款12.5万元,被没收违法所得。

这让步长制药“带金销售”风波再起。

目前国内医药业公认创新药时代已经来临,重视创新研发的药企往往能获得高利润和高市场份额。但创新乏力的传统药企就很可能面临着利润挤压和“带金销售”监管越发严厉的双重压力。这是我国医药产业进步的重要标志,也是人口老龄化、医疗改革政策下的必然趋势。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步长制药营业收入为160.07亿元,同比增长12.28%。但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61亿元,同比下降4.37%

净利润下滑的根本原因,大概率就是步长制药创新乏力、研发投入不足。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步长制药的研发费用才7.22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值仅4.51%。年报还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步长制药在研产品234个,单个产品能利用的研发资金偏低。

销售费用居高不下

步长制药研发费用低,销售费用却一直居高不下。

财报数据显示,步长制药2020年销售费用为83.73亿元,同比增加3.62%,占营收比52.31%。拉长周期看,步长制药销售费用连年居高不下。2017~2020年步长制药销售费用分别为82.87亿元、80.36亿元、80.81亿元、83.73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值分别为59.77%、58.81%、56.68%、52.3%。

2020年,在A股360家药企中,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排名高居第4位。值得注意的是,销售费用比步长制药高的三家药企,其营业收入分别是步长制药的12倍、1.9倍和1.7倍,但销售费用却比步长制药高不了太多。

2019年5月,上交所向步长制药发函,要求其说明销售费用的用途和合理性。步长制药在回复公告中表示,市场推广是医药行业主要的销售手段,各大公司销售费用中市场推广类费用占比均处于相对较高水平,公司亦将市场推广作为促进销售最重要的方式,因此公司市场推广类费用占比在合理区间范围,符合行业特点。

步长制药还在公告中披露:“2018年度公司总共组织市场活动19000余场次,参与人数500余万人次;组织市场调研23000余场次,参与人数300余万人次;组织学术交流活动20000余场次,参与人数140余万人。”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底,我国医师总人数也才386.7万人。

以上令人震惊的数据,让步长制药在公告中的解释显得很不真实。

赵步长、赵涛父子均曾涉行贿案

药企销售费用居高不下一直以来都是“带金销售”的高发地带,同样也是监管部门查处的重点。近年,步长制药多次因为“带金销售”多次被罚或涉及行贿案件。

4月12日,财政部公布的77家药企查账结果中,步长制药就遭点名及行政处罚,原因是“以咨询、市场推广费的名义,向医药推广公司支付资金,再转付给代理商”。

2019年,主要负责推销脑心通胶囊和头痛灵的陕西步长制药业务员唐某按0.5元一盒的方式,贿赂湄潭县中西医结合医院信息科原科长陈遥刚,累计行贿32.51万元。这仅仅是步长制药涉贿案件中的一例。据统计,自2015年以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步长制药涉贿案件就有8起。

值得注意的是,步长制药创始人父子都曾亲自行贿。

2002年,步长制药创始人、时任董事长赵步长,向时任国家食药监局长郑筱萸行贿1万美元,根据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8.277万元。郑筱萸则在步长制药将步长脑心通这一产品 “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获批中提供帮助。

2019年5月,步长制药现任董事长、赵步长之子赵涛向升学顾问威廉·辛格支付了650万美元,使其女儿Yusi Zhao在2017年以帆船选手的身份被斯坦福大学录取。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点开图片听歌曲、人生无常,有得意,有失意,没路了,不妨回头,路在脚下,哪个方向都可以走。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