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本在治心 沙漠成绿洲

更新时间:2018-02-05 13:33:47作者:陕西省商州监狱来源:西部法制网

  (通讯员 周浩) “有钱没有,我没有生活费了……什么,又没有!那就让我自生自灭吧”。还没等电话那头的人把话说完,电话已经被他狠狠得摔到了墙上,而他满脸怒气,双拳紧握,情绪激动,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委屈。听着管教警察的叙说,我仿佛看到了电话那头已经60多岁,头发花白的母亲眼中伤心和失望的泪水。服刑十年间,母亲风雪无阻、穷年累月、跋山涉水奔走在相隔千里的探监路上,头发一次比一次变的花白,身体一次比一次显得苍老。这一次次的奔波并没有换来不孝儿哪怕一次的关心和感恩。


  不出意外,他又一次被送去冰冷阴森的“小黑屋” 里去反省。原因其实很简单,值班警察在询问他为什么要摔电话时,他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吵大闹,警察反复劝说,依然阻止不了他失去理智的癫狂。他好像忘记了他自己的身份,好像忘记了这是么地方,他应该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去“小黑屋”反省了,前几次禁闭的惩罚,监区警察语重心长的教导似乎并没有让他改变什么。孔子云“三十而立”,可已年过三十他,仍然还是一个年轻气盛、是非不分的“愣头青”。


  他就是大漠(化名),监狱里的“名人”,警察和服刑人员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刚满16周岁时就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2007年又因为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最让人震惊的是服刑期间他又因为故意伤害被判处合并执行十七年。2009年被分流至陕西省商州监狱服刑。


  大漠是一个生长在边远山区的农村孩子,家中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妹妹,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为了能将四个子女拉扯长大,辞去了乡村教师的工作,白天一边照顾四兄妹一边做些手工活补贴家用,靠着这些补贴他们兄妹四人得以入学读书。因为家中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母亲从小对他甚是宠爱,姐姐妹妹也都处处让着他,无形中,他成了家里说一不二的“小皇帝”,慢慢的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而且倔强无比的性格。家里母亲姐妹的关心和爱护没能让他成为一个顶天立地、孝顺感恩的男子汉,过早走上社会的他忘记了母亲的含辛茹苦,忘记了姐妹的殷切希望,忘记了他对这个家庭的回馈责任,社会上的不良诱惑吸引着他慢慢的滑向了黑暗的深渊,不劳而获的思想牵着他一步一步的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入监以来,大漠大大小小违纪二十余次次,禁闭、严管五次。打架、赌博、行凶、违禁品、抗劳抗管,几乎所有违反监规纪律的行为他都做了,几年间辗转多个监区。2015年年初,又因为和同监区服刑人员积怨太深,监狱狱政科在收到监区情况汇报后,出于安全考虑,把他调至一监区服刑。


  因为大漠早已“声名在外”,一监区高度重视他的包联包教转化工作。为他制定了详细的转化方案,并安排年轻的管教干事吴桐为包联包教警察,负责具体落实。接到这个任务后,吴桐辗转反侧、一筹莫展,因为大漠有着“三进宫”的经历,主观恶性较深,对监区警察有很强的抵触心理。从哪里作为切入点和突破口,让大漠打开心扉,接受警察教育引导是关键问题所在。思前想后,吴桐决定先从观察开始,在日常生活、劳动、学习中仔细观察大漠的一举一动。他发现,大漠平时性情孤僻,和其他服刑人员几乎没有交流,但是很依赖自己的母亲,最开心最激动的就是每周一次给母亲打电话的时候。

 

  于是,吴桐决定从这里打开突破口,在每次会见看到他母亲时,都会对老人敬爱有加、嘘寒问暖,帮她宽心。多少次,母亲一手拿着电话,一手隔着玻璃扒在儿子的脸上,语重心长的对他说:“儿啊,在里面不要和人打架,遇到事情要多忍耐,你们吴管教是个好人,要多听他的话”,他嘴里一直不停的答应着母亲,可心里却完全没当回事。但是母亲一次又一次耐心的劝说,也不知不觉间让大漠在心中对吴警官有了很好的印象。吴桐又发现大漠对一档叫做《一站到底》的答题类节目非常感兴趣,每次节目播出的时候他都看的很入神,于是吴桐利用休息时间去书店将《一站到底》全套题库买回来送给了他,虽然吴桐的细心和体贴没有换来期待的一句“谢谢”,但从那一刻开始,大漠似乎已经开始认可了这个年轻的管教干事。大漠心里默默的盘算着吴警官的优点和自己的“小算盘”:“吴警官自信大方、不打官腔、不摆架子、说话幽默、阳光内秀,有很强的亲和力,我已入狱近十年,交过手的警察多了去了,却很少能碰见这种‘异类’”。


  2015年年底,商州监狱开展以“汇报改造成绩、回馈亲人恩情”为主题的亲情帮教活动,当得知这次可以和亲人面对面接触后,大漠很是激动,但他知道以他现在的表现,亲情帮教名单里肯定是不会有他的。虽然心里极度渴望见到年迈的母亲,但是碍于心里放不下的那点小自尊,他还是不愿主动找监区领导提及这个事情。管教干事吴桐看出了他的心事,主动找到他说:“大漠,多少年没见过母亲了,是不是很想她,这次因为小羽(化名)家里有事来不了,所以还有一个名额,就给你吧,如何?”大漠轻轻的点了点头,冷漠的表情下掩饰不了却是因激动而微微发抖的身躯。


  亲情帮教活动当天,大漠很早就起床洗脸刷牙,胡须也很仔细的剃干净了,还特意换上了前几天洗干净的衣服,排到了会见服刑人员最前面等候。刚步入会场,大漠看到母亲的第一眼,便泪如泉涌,疾步跑到母亲身边,一把紧紧抓抓住母亲满是皱纹的双手,仿佛那一刻有人要从他手里将母亲夺走似的,亲情帮教活动左后,大漠还请示监区警察能不能提供个盆子让他给母亲洗一次脚。他的感恩行动得到了允许,也在服刑人员中受到了如潮好评。


  亲情帮教活动过后,大漠似乎变了,似乎懂得了感恩,似乎明白了如何能尽早的拥抱亲情。每次吴桐上夜班时,他都会主动找吴桐述说心事,听吴桐讲历史文化知识,有时候两个人还拿《一站到底》里的题目进行比赛。


  2016年初,监区组织在服刑人员当中开展“行善举、感恩情、促改造”主题演讲比赛,大漠也在吴桐的鼓励下报名参加,演讲时一篇自创的《想对妈妈说句话》声情并茂、声泪俱下,引得台下其他服刑人员的一阵叫好和连绵掌声,最终获得一等奖。抒发心中真挚感情的同时,也让大漠第一次获得了自我认同感。2016年年底,大漠因为遵守监规纪律,积极参加劳动改造,计分考核成绩名列前茅,被评为2016年监狱“劳动能手”。


  从违纪不断、自甘堕落、抗劳抗管、散布消极言论的“害群之马”,到遵规守纪、知错感恩、积极改造、成绩名列前茅的“三好学生”,很多人都觉得他的转变是带有目的性的,只是暂时的,他始终还是一个表里不一、反复无常、不可轻信的人。


  考验他的时候到来了,从2017年1月开始,最高人民法院对减刑、假释政策作出重大修改,大漠好不容易用积极改造换来的考核成绩,从之前最多可以减刑两年,到现在最能只能减刑九个月。法院最终裁定减刑六个月,当他拿到减刑通知书后,监区担心他因为自身利益受损,可能会出现情绪波动,重蹈覆辙,还为此专门召开了会议,将他重新列为重点管控对象,制定了详细的管控方案。可就在这时,大漠却主动找管教干事吴桐汇报思想,“当他站在门口喊报告的时候,我当时还真是有点紧张,但短短几分钟后,大漠的一番话却让我‘由衷欣慰’”,吴桐这样说到。“吴管教,请你放心,这个结果其实我早就想到了,在这之前监狱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政策是国家制定的,谁也改变不了,能减六个月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妈越来越老了,我要尽早出去照顾她,今后我还要多努力,多减刑,才能不辜负她。好了,我出去参加劳动了”。简短的汇报后,习艺车间里,他又埋着头认真的劳动起来。


  多年来,一监区门前那个鲜红硕大的“恩”字始终刻在石碑上,似乎也将那个“恩”字深深的刻在了大漠的心上。希望那一个“恩”字能一直激励他、鞭策他,早日回归、重获新生,回馈社会,报答母恩。


  不知何时,“治本安全观”那几个的大字已高高地挂在商州监狱内最显眼的一面墙上,那五个鲜红的大字是一种理念,更是一个目标,一份责任,激励着我们全心全意帮助着高墙内每一个迷途的游子都能早日找到彼岸,帮助着天底下每一个子陷囹圄的母亲都能安享晚年。它是一句标语,更是一个信念,一种精神,引领着我们每一代监狱人,在教育改造工作上前赴后继,我们将会以“治本安全观”为指引不断创新,再创佳绩。 

编辑:李冰婕
报料
扫码关注微信
热新闻
  • 3天
  • 7天
  • 30天
生活
  • 3天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