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眼泪

更新时间:2018-09-30 14:14:06作者:陕西省汉江监狱来源:西部法制网
       对于汉江监狱九监区罪犯刘凯的母亲何妈妈来说,中秋节,是她的伤心节。2012年她唯一的儿子因为故意伤害致死入监服刑,美满幸福的家庭从此再无团圆一说。2016年中秋节,她的丈夫又因癌症撒手人寰,偌大的庭院只有老伴儿的遗像与她为伴。从此,中秋是她不愿触碰的伤口。
       今年中秋节,她的儿子刘凯因为改造表现突出,获准离监探亲一天。对于这对母子而言,这短暂的相聚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而我,作为刘凯的包组警察,我见证了母子相聚和母子相送的难忘场景。我想,这种场景即使没有嚎啕大哭,肯定也是泪水涟涟。泪点低的我,甚至悄悄准备好了纸巾。
       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进入何妈妈的视线。妈妈快步走到儿子面前,我以为脑海中预想了很多遍的场景就要上演,结果何妈妈竟然没有哭。她紧紧地握住儿子的胳膊,上下不住打量着这个让她日思夜想却又伤心欲绝的人,嘴里也只是反复说着:“好,好”。也许是受到母亲情绪的感染,刘凯的反应也略显木讷,甚至有点手足无措,经过旁人提醒,两人才一起办理相关手续,随后匆匆离去,踏上回家的旅途。
       两天的时间是短暂的,母子即将分别。我又早早等候在监狱大门前,希望刘凯能按时、平安归来的同时,也想见证这一难忘的时刻。15时40分,妈妈领着儿子从大门外走了进来。分别的时刻到了,儿子换上囚服,走进监区的那一刻,妈妈拉着儿子的手,久久不愿松开,但是仍然没有哭。反倒是刘凯,松开妈妈的手,强做轻松的表情,告诉妈妈让她放心,早点回家。
       大门又缓缓的关上了,从此母子二人又被高墙相隔内外。大门关上的一刹那,何妈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但又怕还没走远的儿子听到,小声的哭泣起来。我们急忙上前劝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纸巾,让她擦拭脸上的泪水。而我,此时也红了眼眶。
       在送她去车站的路上,我问何妈妈为什么当着儿子的面没有哭,她说:“刘凯的父亲走了,我就是刘凯的天,我要让他感觉到有我在,天塌不下来,所以我不能哭。”她紧接着又说到:“刘凯这次回来,变化很大,有礼貌,性格也好了很多,也懂事了,昨晚还给我洗了个脚,我都不好意思,你们把他教育的好,谢谢你们了”。
       帮她取了票,送进候车室,我们就该离开了。在我们转身时,何妈妈突然说:“告诉刘凯,让他不操心家里,好好改造,你们把他管的这么好,我很放心”。
       走出候车厅,我看到天空中,一抹光顽强地刺穿乌云的遮挡照射出来,它就像希望和期盼一样,照在了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文中人名均系化名)(通讯员:汪允斐)
 
编辑:陈红
报料
扫码关注微信
热新闻
  • 3天
  • 7天
  • 30天
生活
  • 3天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