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 守

更新时间:2018-08-15 19:21:23作者:来源:西部法制网

      (通讯员: 王小林)岁月离岸我们总是渐行渐远,过往记忆慢慢进入沉睡状态,也许某一天会突然被激活,让我们在咀嚼往事中再次认真的审视我们的生活。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被省局抽调对部分监狱进行执法工作检查。陕西监狱在国家司法体制改革布局结构调整强力推进的过程中,几乎都从老少边穷的地方转移到城市周围,为数不多的几个监狱也正在等待搬迁。我们所检查的几个监狱硬件建设科学完善,监管执法更是严格规范。但为了实现检查全覆盖不遗漏的要求,我们又对某个监狱的留守监区进行了检查。离开市区驱车大约两个小时,我们来到了一个近乎世外桃源的地方,单位周围高山环抱山清水秀,几乎鲜有外来人员。白底黑字的单位门牌和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庄严的证明这是一个监管重地,留守监区功能设施较为先进,值班警察精神振奋,工作一丝不苟,但警察职工住宿的地方依然是原来的旧房子和窑洞,两相对比,让人莫名感动。
        我很少去过其他监狱,尤其对我们地处城市监狱的警察来说,巨大的反差让我感到非常的惊讶。分监狱长可能觉察到了我的诧异,他告诉我现在的条件已经非常的好了。当年的监狱处于农场模式时代,条件更是非常的艰苦。几座山和几千亩田地都是监狱的范围,所有的监区就分布在苍茫群山和广漠的土地中,只有管理者和被管理者,几乎远离人间烟火。身处山区平原,却常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苍凉。为了加强管理确保监管安全,警察几乎都很少休息,难得的休息几乎都在本监区休息,休假不放假,经年累月,警察们忍受思家想儿之苦,默默的劳作,坚韧的付出,就像群山不知名的小草一样,冬去春归,夏往秋来,生命的颜色由绿变黄,青丝换白发,甚至终其一生默默的坚守,零落成埃,回归自然。
       我一个朋友曾经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她们在省局组织的巡回演讲中,去过一个农场监狱。有一对警察夫妻,男的长期在监区工作,女的在机关上班。孩子三岁的时候基本就开始了独立生活,因为单位附近没有幼儿园,陪伴孩子的就是一个收音机和窗外呱噪的乌鸦,三岁孩子对未知世界探索的结果就是能很清楚知道每个时段各频道播放的节目内容和惟妙惟肖的乌鸦叫。她说,当时她们这些来自城市监狱的女同志都忍不住的感动落泪。
       夜晚来临,暮色沉沉,山区夏夜的风轻轻吹过,群山肃穆,大地一片寂然,只有偶然过路的汽车声刺破夜空的宁静。灯火通明处,值班警察依然在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我们临时借住在警察的宿舍,宿舍条件简陋,基本上就是一桌一床和一些常用的生活用品,但我发现了一个存在记忆中已经沉睡了很久的物件,市面上已经绝迹的东西,就是用铁丝做成的衣服架。看到此物,我忽然有种莫名的感动,有种流泪的冲动。这个已经在我们浮躁的生活中被认为落后而消失很久的生活物件,我以为再也不可能出现或者永远会绝迹的物件,就那么鲜活的再次真切的出现在我的眼前,就像我们监狱人民警察艰苦奋斗顽强拼搏的精神,就像那些依然留守在最艰苦的地方默默改造罪犯的我们的同行一样,就像我们曾经举手宣誓慷慨激昂的初心一样,无论岁月如何更替,无论我们身处何方,不变的永远是监狱人民警察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忠诚,我们终将会用自己的热血和汗水在不同的岗位默默传承和坚守着我们的精神家园,脚踏实地,奋勇前行,用我们的忠诚和砥砺为祖国和人民守土有责,保一方平安。
 
编辑:小王子
报料
扫码关注微信
热新闻
  • 3天
  • 7天
  • 30天
生活
  • 3天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