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他们的“亲情”穿过榆林监狱的网络“回家了”

更新时间:2018-02-09 16:44:40作者:榆林监狱来源:西部法制网

      01.jpg

02.jpg

         (图/石利勤 高小飞;文/高月莹)他认真的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梳的很整齐了,脸也洗的很干净了,衣服已经整理过好几遍了,“整体状态还不错”,管教全警官评价道,“我再擦一下鞋,鞋上有个污点”,他忙着蹲下身,“视频上是看不到鞋的,你不要紧张”,全警官告诉他,“我不紧张”,他的声音已经有点儿抖了。他是榆林监狱服刑人员路某,今天,他就要通过视频与家人见面了。与路某一起,还有35名服刑人员,将通过榆林监狱远程视频会见系统及远程移动视频会见APP,陆续与家人实现视频会见,一起在网络上过年。
03.jpg
过往几多荒唐  我在努力悔改
       今天,路某要会见的是自己年迈的父亲。老父亲不会用手机,路某远在西安打工的二哥专程赶回来,替父亲在手机上下载安装了狱务通APP,注册了使用账号。视频连通的那一刻,路某的一声“爸”只喊出去一半就哽咽不能语了,视频的那一端,老父亲站在院子里对着他慈爱的笑,虽说已经立春了,黄土高原上的风依然刺骨,寒风呼啸着吹过父亲的头发,吹进路某的心里。“爸,天冷,你到屋里说吧”,“你哥说屋里信号不好,这里才能看见你,我不冷。你看,咱家又打了一口窑洞,过年卖了粮食,我添几件新家具,给你留着。你要好好听管教的话,好好改造,早点出来。”“爸,以前不听你的话,总惹事,我知道错了,我一定好好改造。我在监狱都考到高中文凭了,明年,争取再考个证,出来了也好找工作,孝敬你。”
       “全管教,我坐在暖气充足的屋子里,我爸却站在冷风中,他脸都冻得通红,手肯定也冻僵了吧?我让他受苦了。”回到监区后,路某主动找全警官谈话。“所以,你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吧?”全警官语重心长的问,“知道,积极改造,出去后做一个好人”。
04.jpg
人生总有遗憾  我在为你坚强
      “我在哪里啊?这里边怎么没我?”小姑娘调整着手机角度,“有了有了,我在里边呢,哥,你能看到我吗?”“能,能看到,你长高了、变漂亮了了”,服刑人员王某看着视频里活泼可爱的妹妹,想家的情绪似乎一下就被冲淡了。眼前笑靥如花的妹妹,两年前,还是一个不愿意出门的孤僻少女,因为她有一个“劳改犯”哥哥。王某入狱后,一直消极对抗改造,管教干警多次找他谈话,最终得知是因为小妹嫌他丢人,不愿来监看望,家人对他的放弃让他开始自暴自弃。了解情况后,监区教导员和管教干警多次与王某家人电话沟通,为他们讲国家法律、讲监狱政策,上门家访开导,功夫不负有心人,王某的家人终于解开心结,小妹也在亲情电话中多次鼓励王某。现在,小妹再也不介意被称作“劳改犯的妹妹”了,她常会向小伙伴讲,我哥哥可厉害了,他在监狱学会了修车,还会画画呢。
图片4.png
 
06.jpg
曾经挥霍青春  我们一起变好
        “不要只顾着哭了,有什么话抓紧说,时间快到了”,郑警官都替白某着急了。白某,榆林监狱在押服刑人员,妻子为省女子监狱在押服刑人员,此次“让亲情回家”双押犯视频会见活动中,两人自服刑以来第一次见面。会见时间已过半,两人仍旧对着视频痛哭,听到郑警官的催促,白某终于说出第一句话“我在这边挺好的,你还好吗?”“好,都好”,妻子哽咽着回答,“女监组织我们双押犯寄亲情包裹,我给你寄了西安特产,你收到了没?”“我也给你寄了,你收到了没?”“我在女监学了裁缝,我现在做的衣服挺好的”,“我在榆林监狱也学的裁缝,我们管教说,现在社会上裁缝店挺受欢迎的。管教说我这么年轻,学东西又快,要是技术学好了,以后出去可以做私人订制衣服的。”白某眼中满是憧憬,“我们出去后开个裁缝店,好好过日子”。“对,好好过日子”,视频那头的妻子眼神坚定。
         出去后好好过日子,这是白某夫妇的约定,也是榆林监狱警察对所有服刑人员的期望。“让亲情回家”,监狱警察不放弃,服刑人员不放弃,所以,请作为亲人的你们,也不要放弃。
 
编辑:陈红
报料
扫码关注微信
热新闻
  • 3天
  • 7天
  • 30天
生活
  • 3天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