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未老•花未央

更新时间:2017-07-14 15:13:59作者:木垒县人民法院来源:西部法制网
    (通讯员 李金汝)眼前这位老人,是我的奶奶。已经年近九十,她一脸慈爱沧桑,年轻时乌黑的头发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像秋日的第一道霜。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脸上条条皱纹,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这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虽已身形佝偻,可是笑容仍从奶奶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虽已双目混浊,可是年轻时美好的回忆依然充满了她整个瘦小的身躯。耄耋之年的她思维仍旧清晰,没有什么事能忽悠得了她老人家。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远忧,但真正能做到的父母能有几个?瞧瞧这位老人,还在给孩子们讲着……讲着……操不完的心呐。
    回想起童年记忆里的她,绝对是女强人的标配,对每个儿孙都要求严格,做错事的我们常常还会被训诫。平日里喜欢唱几句秦腔,会做很多种美食,李氏葱花饼每次都供不应求,一抢而空,那是停留在记忆里永远复制不了的味道。当属刺绣是她老人家的绝活,每到端午香袋和绣球定是儿孙们会收到的礼物。
    但此刻这蹒跚的背影,踉跄的步子,嘚嘚的拐杖声,把我从儿时的画面中拉了回来。老人家个头不高,不胖不瘦。脸上总是带着甜甜的微笑,她高高的鼻梁架着一副黑边的老花镜,正仔细端详着她手里的玩物。如今她的那双手粗糙得像一个经历了无数风霜的老树枝,深深陷进去的皱纹像一棵树皮干枯的树干。曾几何时奶奶也有过一双光滑灵巧的手,那双手为我绣过花儿,为爸爸缝过衣服,织过毛衣。她曾用那勤劳的手,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小时候因为起水痘在一旁哭闹,她老人家的那双粗糙而温暖的手在我身上抚摸着,有魔力似的让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现在奶奶常会念叨:“老了,说的话也没人爱听了,年轻人的世界我也看不懂,想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也想学学微信,上上网,但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们的想法已经过时了。”她每每这么说都让人觉得心疼,似乎这个世界已经抛弃了她。有时她会絮絮叨叨说很多我们不明白的故事,有时她安静的靠着躺椅看着远方发呆,有时她还在电话里为了孙子的学业叮嘱个没完,有时生病躺在病床上的她却像个孩子......对于我好强的奶奶,她的孤独不单是缺少陪伴,更多的是感觉到与这个世界越来越多的陌生。爱热闹的她如今更喜欢的是听听广播,晒晒太阳,颤颤抖抖的手拿着绣花针还在做绣球,虽然早已没有了当年完美的绣花,但这是她一生的乐趣。最让她老人家开心的当属逢年过节,看着45口人的大家庭团聚在一起,抚摸着膝边的重孙,眼中是满满的幸福和怜爱。
    我想对奶奶说:“您还未老,您拥有着属于您的繁花四季。时光会等您,您要慢点变老,这个不吵不闹,和睦亲厚的大家庭少不了您这“佘太君”,今后还有太多美好的瞬间需要您同我们同框见证!”
    想着想着,还未开口......老人家在沙发上像个孩子似的早已酣睡!

 

 

编辑:刘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