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天下明楼黄鹤楼有感

更新时间:2018-07-03 13:42:58作者:陕西省宝鸡监狱来源:西部法制网

    (通讯员 张英锋)过武汉,必须去观瞻黄鹤楼,这是我早就蓄谋已久的事了。学生时代的不同阶段在书本上学了有关黄鹤楼的知识,工作之后的年休假作出行攻略时也有了更详细的了解。湖北的黄鹤楼、湖南的岳阳楼,和江西的滕王阁、虽然为江南三大名楼,可是,它们的人文背景却很不相同。所谓的江南三大名楼,皆多是民间传说和文人墨客炒作的结果,现在的它们与原来修建时的用途没有了丝毫关系。岳阳楼原为鲁肃(东汉末年杰出战略家、外交家)的阅军楼,看来当时此处不是兵营就是演兵场,位于江西省南昌市西北部赣江东岸的滕王阁,是唐朝李渊的第二十二个王子滕王李元婴所建,是为封建士大夫迎送和宴请宾客之处,因王勃书写《滕王阁序》,再有王仲舒作记和王绪作赋,史称三王文章,从而,序以阁闻名、阁以序著称,遂名扬天下。据史料记载武汉黄鹤楼也是三国时期为军事所建,孙权筑建武昌城,周瑜镇守之,曾在黄鹤楼上设宴共赏《长江万里图》,传说有位姓辛的老板在此开酒店,见一位道士仙风鹤骨,便免费供应千杯水酒,道士感恩,在墙壁上画了只黄仙鹤,仙鹤栩栩生、飘飘欲飞,吸引了大批文人酒客,十年后,那道士回来,吹箫传音引鹤而下,即骑鹤升天,故名黄鹤楼。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历史的演绎,这个军旅重地逐步演化成官商行旅“游必于是”、“宴必于是”的观赏楼,至唐代达到鼎盛时期。传说或出于后人附会,未必真有其事,但我更相信原楼是建在黄鹄矶上后人念“鹄”为“鹤”随之口口相传遂成了黄鹤楼的说法。关于黄鹤楼的传说有各种版本,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黄鹤飞去了。
    亲眼目睹黄鹤楼看来就在今天了。购票的同时,索取了黄鹤楼导游图,纸质、印图古色古香,如果不是上面清楚地标明 “手绘”二字,还以为是那一个民间作坊鼓捣出来,瞬间就将思绪引入游览。我们从南门进入,映入眼帘的是城楼墙上刻有“天下江山第一楼”,七个大字俊秀,字样为宋代著名书画家米芾字体,我的记忆中米芾所题“天下江山第一楼”应该是江苏镇江的某一处景点,并非黄鹤楼,从其题字落款模糊不清来看多少也能够看出一些端倪,但作为黄鹤楼的历史沉淀及浩浩长江水所荡涤的厚重文化,这样写增加一些文化厚度,拓展一些经历宽度也就无可厚非了。到达诗碑廊和鹅池,导游说是王羲之牧鹅下山在此处与人谈论鹅,赞美鹅是禽中豪杰,白如雪,洁如玉,一尘不染,后人便在这里建了鹅池,其真假难辨,但山坡上的渗水汇聚流到这个低洼处成为一汪湖一点也不假,现在鹅或者是一片鹅毛都没有,池中却是浮着几团睡莲,在这个初夏的季节里开着星星点点的莲花,绚丽的色彩与幽蓝的湖面招惹的拍照大妈恣意的造着型摆拍着,将这个本就不安定的鹅池染得更是不安分了,这都不重要,我在乎的是鹅池中的鹅碑亭石碑上那个巨大的鹅字,驻足细观,书写者腕力遒劲、气息流畅而一笔挥就,大有矫若惊龙之势,也有点意气风发,恣意狂傲的味道,些许蕴含着王圣人之风骨。镌刻者功夫深厚,刀工力透碑背,我这个书法爱好者倒愿意相信这鹅字就是王羲之所为。沿着近二百米的诗碑曲廊,我欣赏着历代名人的诗词和题字等书法真籍碑刻,深深感到它足以与西安的碑林相媲美。在崔颢题诗图的浮雕前,粗略的看题诗图就是照壁的放大样,可上面的浮雕和字就大有看头,左边是诗人崔颢一手执笔一手端墨似在运笔题诗,背景是云雾缭绕似仙境一般,接下来整个图是刻着他的千古名诗《黄鹤楼》,整首诗文词流畅,所描绘的景色层次分明,鲜活靓丽,同时又虚实结合,以丰富的想象力将读者引入远古而又拉回到现实,种种情思和自然景色交融在一起,其意境又有哪位读者能不感到它的凄婉与苍凉呢?这首诗历来为人们所推崇,被列为唐人七律之首严羽《沧浪诗话》,也是举世公认题咏黄鹤楼的第一名篇。
    过搁笔亭,没有什么古迹陈设,见茶社、饰品店,厌倦名胜古迹泛出的商业气息,独自阅读起板牌,原来“搁笔亭”的来历还有一段佳话。
    传说李白壮年时到处游山玩水,在各处都留下了诗作。当他登上黄鹤楼时,被楼上楼下的美景引得诗兴大发,正想题诗留念时,忽然抬头看见楼上崔颢的题诗,即;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这首诗的意思是:过去的仙人已经驾着黄鹤飞走了,这里只留下一座空荡荡的黄鹤楼;黄鹤一去再也没有回来,千百年来只看见悠悠的白云;阳光照耀下的汉阳树木清晰可见,鹦鹉洲上有一片碧绿的芳草覆盖;天色已晚,眺望远方,故乡在哪儿呢?眼前只见一片雾霭笼罩江面,给人带来深深的愁绪。这首诗前写景后抒情,一气呵成,浑然天成,即便是有一代“诗仙”之称的李白,也不由得佩服得连连赞叹,折服之心隐隐而生觉得自己还是暂时止笔为好。为此,遗憾得叹气说:“眼前好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李白在崔颢面前的才气断片及自知之明的豁达心胸深深影响着后人,清戏曲作家、诗人孔尚任游黄鹤楼时,却发现黄鹤楼景区内没有纪念此事的建筑,感到很遗憾,便将楼附近一无名小亭命名为搁笔亭,并写了赋诗,这便有了搁笔亭。如今的搁笔亭是1991年4月政府重建的,其形制其韵味还是现代气息较浓。
    来到楼前,驻足仰望,千百年来,黄鹤楼屡建屡毁,饱经沧桑,可以说它就是一部活脱脱的民族兴衰史。如今的黄鹤楼是1985年依照明清时期的三层式样重建的五层砖木结构建筑。它承袭古代形制,又揉进现代技艺,各层楼都有飞檐,檐角高翘,轻巧飞扬,巍然屹立在长江岸边黄鹤楼公园的中心,雄伟壮丽,古色古香,庄严肃穆,令人神往,气势恢宏在蓝天白云下写着伟岸的身姿,它揽尽滚滚长江东去水,目送孤帆远影际天涯,春夏秋冬巍然屹立在武昌蛇山之巅,也应了古人流传下来的“孑然一柱把天擎”的诗句。在中国古今的楼、台、亭、榭建筑里,黄鹤楼堪称古典与现代熔铸、诗化与美意构筑的精品。金黄色楼体和鲜红立柱在艳阳下分外妖娆,楼的正中,写着三个镏金大字:黄鹤楼,它是由全国著名书法家曾任书协主席的舒同为黄鹤楼题写,如今舒同所书写的“黄鹤楼”匾和黄鹤楼相互辉映,俨然已成为黄鹤楼不可或缺的靓丽文化之一。
    一楼大厅,极具别致,正中约有三层楼那么高,蓦然给我深深的高远感觉。迎面是一方浓墨重彩的陶瓷壁画,讲述白云黄鹤的故事,两旁立柱上悬挂着长达7米的楹联:爽气西来,云雾扫开天地撼;大江东去,波涛洗净古今愁。反复吟诵,颇感大气磅礴、寓意浑厚。
    二楼、三楼主要是用现代手法展示的一些有关黄鹤楼的典籍,如唐代阎伯理撰写的《黄鹤楼记》、“孙权筑城”和“周瑜设宴” 临摹图和崔颢、李白、白居易、陆游等唐宋名人的“绣像画” 及他们吟咏黄鹤楼的名句等等。资料饱满,我难以与记忆中的东西对号入座,只能匆匆而过,但内心无不充满敬仰和折服之情。
    四楼的大厅里置有当代名人字画,供游客欣赏、选购。在一个大大的书案前,我一时冲动,竟然拿起笔在书法布上写起来,还让同行者拍照,游人中的喝彩声惊醒了我,收手迅速隐入人群,心里忐忑,不知此举会不会亵渎楼上的诸位圣贤呢?
    上五楼,扶着水泥浇筑红漆掩饰的仿木楼梯栏杆,没有了僵硬和冰冷倒有一些灵性和温度,这也许与这里聚集了众多文人墨客有关。顶楼真是“欲穷千里目”的好地方,近处白墙红顶的楼房鳞次栉比,好几座高层耸立入云,一些有了年头的小楼错落在其中,但楼顶却是一片葱绿,或绿地或花草,立体绿化还是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无限的惬意。雄伟的大桥横跨在长江之上,桥上车流不息,江面轮渡穿梭。江水依城而去,极目之处云雾迷离、水天一色构成一幅绝美的画卷,正如张之洞题黄鹤楼楹联“对江楼阁参天立,全楚湖山缩地来”,就我这平庸之人,都觉心旷神怡,感慨万千,直觉得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在心间萦绕着,极速的在脑海里“百度”赞美词句,可惜内存严重不足,CPO又太慢,只想起了伟人毛泽东《菩萨蛮。黄鹤楼》里“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的佳句。哦,没有稻花香,也没有金龙泉,我却醉了,深深地醉了。
    东门外那硕大的千年吉祥锺不时被人撞响,低沉洪亮的锺声响彻武汉三镇山山水水之间,但愿泛起的阵阵嬉戏吵闹声不要淹没了人们“撞大钟撞大运”的美好遐想。下楼顺路回,在无心游览,忘却了伤感的《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不忍睹壮志未酬的岳鹏举铜像,总觉得思绪万千,心潮澎湃。
    岁月交替,年轮往复,黄鹤楼依然屹立且绚丽夺目,正是因为它阅尽了人间兴衰史,而不改“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的执着秉性。

注:稻花香为湖北名酒 金龙泉为武汉啤酒

 

编辑:刘针
报料
扫码关注微信
热新闻
  • 3天
  • 7天
  • 30天
生活
  • 3天
  • 7天
  • 30天